ag

藏族人为什么要念唵嘛呢叭咪吽?

发布时间:2019-05-07 17:20

  「唵嘛呢叭咪吽」源于梵文,被认为是观音菩萨心咒,更准确的读法应该是“O Mai Padme Hū”,藏文写作「」,藏族人称之为玛尼,字面上可以理解为「皈依莲花上的摩尼宝珠」。

  藏族人其实不仅要念「唵嘛呢叭咪吽」,还会在一些宗教节日和仪式中吟唱不同曲调的玛尼,将玛尼刻在石头上垒成玛尼堆来供奉,将书写有玛尼和经文的经卷装入转经筒不停转动,将玛尼印在旗帜上树立在神山、村落等等,甚至在家居装饰中也随处可见玛尼元素。总之,藏族人时常念诵的「唵嘛呢叭咪吽」可以说渗透于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其实,包括汉地在内存在佛教信仰的东亚地区普遍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观音信仰,而藏族人尤为虔诚的观音信仰和玛尼情结则与佛教在藏区的传播和发展过程有着紧密的联系。

  据藏族史书《西藏王统记》和《贤者喜宴》记载,在吐蕃第二十八代赞普拉托托日年赞时期(另说二十七代,约公元四世纪左右),一份包含佛教经卷和法像的「玄秘神物」伴随日光从天而降于雍布拉康王宫顶上,这一事件被视为佛教传入西藏的开端。

  但这样玄幻的记载当然只是藏族历史记载中多见的神化手法。另据《青史》和《尼泊尔教法史》记载,所谓「玄秘神物」其实是由印度学者罗洒措和藏族学者黎特司从印度带到西藏的,由于当时的赞普拉托托日年赞不懂梵文,便将经典和法像留在王宫中供奉起来。

  据记载,这批最早传入西藏的佛教典籍和圣物包括:《宝箧经》、《诸佛菩萨名称经》、《六字真言心经》(一些史书记载中不包括此经)、一尊肘量高的黄金宝塔和一件十一面如意宝观音菩萨擦擦像印模。

  其中《宝箧经》的主要内容就是讲述观音菩萨救渡六道众生的过程及相关经咒,《六字真言心经》则是专门讲授观音心咒六字真言,即「唵嘛呢叭咪吽」。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大乘庄严宝王经》(即《宝箧经》)应该成书于公元六至七世纪,故拉托托日年赞时期即获得一说并不可信。

  而如果要实证六字真言流传于藏地的时间,就只能通过目前可见最早的藏文书写版本。不少吐蕃占领敦煌时期留下的敦煌文书中就可以见到藏文书写的六字真言,因此六字真言在藏地的流行至迟不会晚于九世纪初叶,而这一时期则是吐蕃王朝佛教兴盛的时期。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吐蕃时期敦煌藏文文献 Pel.tib.0037中出现的观音心咒

  即在七世纪中叶的松赞干布时期,吐蕃创制了藏文,并不断从印度迎请高僧,组织大量佛经的翻译工作。此后的历代赞普也多信奉和扶植佛教,佛法开始真正在藏区传播开来。而最初开始翻译的一批佛经中就包括观音二十一部经续,藏地的观音信仰也在这一过程中逐渐兴盛。

  在藏地观音信仰形成的过程中,观音菩萨与西藏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逐渐被西藏化。

  成书于十至十一世纪,被认为是藏人创作的典籍《玛尼全集》第三十四章「大悲观音恩惠雪域」中还记述了观音菩萨右手发出一道光芒,变成一只菩萨猴王哈卢幔瞿,为雪域繁衍人类的故事。藏人也因此奉观音菩萨为保护神,称其为「岗日贡布」,意为雪域怙主。

  甚至在吐蕃时期,为佛法在藏地的传播做出突出贡献的松赞干布和后期格鲁派领袖(即历代)也都被认为是观音菩萨的化身。

  也正是在观音信仰西藏化的过程中,观音心咒「唵嘛呢叭咪吽」更加深入人心,被藏族人认为自己的缘法而受到推崇。

  伴随大量佛经的翻译和更加系统的佛教教义传播到西藏,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也被赋予了更多的内涵,念诵六字真言不再仅仅是请求菩萨保佑的祈祷,而是具有破除六障、断除六弊、聚集六智等更多的殊胜功德。

  而对于没有能力学习和理解浩瀚经典的大多数藏族信众而言,时刻念诵「唵嘛呢叭咪吽」则成为力求证得佛果,度一切有情众生的方便法门。

  值得一提的是,念诵「唵嘛呢叭咪吽」也绝非藏族人的专利。早在北宋时期,六字真言就出现在了汉译《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中,这部主要宣说观音菩萨功德和心咒的经典中就将六字真言译作「唵、么、抳、钵讷、铭、吽」。

  立于元顺帝至正八年的《莫高窟六字真言碣》拓片,碣上刻有汉、梵、藏、回鹘、西夏、八思巴六种文字的六字真言

  甚至就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气功热潮中,六字真言还为我国医疗保健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在医疗保健中的运用 / 来源:《咒语治疗及六字大明咒》,《按摩与康复医学》,1993年第1期

  ※ 本文参考了当增扎西:《藏族观音信仰文化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 年。



相关阅读:ag


ag|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ag

ag|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