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ag > 关于 >

《深夜食堂》口碑崩塌 蛰伏日本IP的资本集体被

发布时间:2019-06-09 01:46

  人人都认为日本IP能在中国抢下“韩流”市场,投资人蜂拥而来,但日剧粉丝的钱却极难赚。

  人人都认为日本IP能在中国抢下“韩流”市场,投资人蜂拥而来,但日剧粉丝的钱却极难赚。

  大批翻拍日剧正在登陆中国市场,日本IP在中国市场正迎来资本最热的一个阶段,但是频频爆出的口碑讨伐,让日本IP的中国化道路充满不确定性。

  2017年刚过去一半,由黄磊主演,蔡岳勋导演的翻拍日剧《深夜食堂》遭遇口碑危机,创豆瓣评分新低。

  《深夜食堂》改编自日本知名漫画家安倍夜郎的同名作品,在新宿后巷的一家小馆里面,面部带着疤痕,沉默寡言的老板,用一道道平民美食安抚黑社会老大、脱衣舞女郎、同性恋者、AV男优疲惫的胃。日剧上线后,小林薰饰演的料理店老板迅速俘获了大批观众的拥趸,不仅连拍三季,还顺势推出电影版。

  日版《深夜食堂》在中国观众群中累积良好口碑,正在爆发性地反噬中国版。大批日剧迷在社交平台上气势汹汹地开始讨伐,指责剧方一味照搬原版布景和人物服饰,“画虎不成反类犬”;广告植入和口播生硬,美食番沦为广告番;剧情未进行本土化改造,忽略中国独有的夜宵文化,无法引发共鸣。

  《深夜食堂》的遭遇并非孤例。随着 “和风”正取代“韩流”,成为中国文娱市场上的新风向标,资本过去两三年积极围猎日本IP,但是多部翻拍剧均遭遇“水土不服”,根据日本小说改编的电影作品《那年夏天,19岁的肖像》票房也表现不如预期。

  一个关键难题在于,日剧在中国的确有着极忠诚的粉丝群。但依据这些小众人群的口碑引入中国市场的IP,却并没有在大众市场取得同样口碑的成功操作——无论是以女性群体为主的日剧,还是主打年轻用户群的二次元影视内容,小众与大众之间墙壁坚实。

  已有30多部日本IP被国内影视公司买下,以人气小说、漫画和热门剧集为主。

  已有30多部日本IP被国内影视公司买下,以人气小说、漫画和热门剧集为主。

  以“黄小厨”形象收获大批粉丝的黄磊,可能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美食番”上遭遇“滑铁卢”。这部由黄磊公司投资的剧集,本来可以进一步夯实黄磊“料理家”的人设,如今却对其公众形象和公司声誉带来冲击。

  《深夜食堂》由A股上市公司华录百联联合风火石文化公司联合出品,其中其中风火石是黄磊、曹晖与何炅等人在2015年成立的影视公司,注册资金6000万,黄磊占股比例为65.5%。此次饱受争议的《深夜食堂》并非风火石首次试水日本IP。早前,黄磊还从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的松竹映画手中,拿下日本国宝级导演山田洋次的电影《家族之苦》版权,改编作品《麻烦家族》在今年5月上映,但票房口碑双失利,3000多万的票房成绩不尽如人意。

  除了风火石,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都在一海之隔的日本寻找合适的文化投资标,一场汹涌的日本IP改编潮正在袭来。根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已有30多部日本IP被国内影视公司买下,以人气小说、漫画和热门剧集为主。

  资本纷纷选择日本文化IP并非偶然。在国内各大影视公司跑马圈地,高价锁定热门小说、网文IP,价格一路水涨船高的国内文化影视IP泡沫涌现。

  相较之下,日本漫画、小说、影视剧IP,不仅拥有一批忠实受众,累积了良好的口碑。从生意角度而言,也是性价比可观的投资标的,引来不少公司提前布局这片未开荒的领域。2014年,光线万的价格拿下《嫌疑人X的献身》的电影改编权,这部电影在2017年清明档斩获4亿票房,成为这一档期唯一一部赚钱的国产电影。

  2013年和2014年,中国电影院里上映的日本电影均为0。2015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华票房突破5亿,2016年出现在中国银幕上的日本电影数量更是创纪录地达到11部。

  2013年和2014年,中国电影院里上映的日本电影均为0。2015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华票房突破5亿,2016年出现在中国银幕上的日本电影数量更是创纪录地达到11部。

  上个世纪80年代,《血疑》、《阿信》、《排球女将》、《东京爱情故事》成为一代中国观众的集体记忆,日剧进入熠熠生辉的全盛时代。随后,“韩流”崛起,日剧日益沉寂。

  日本流行文化正在重拾美好时光,改变发生在2014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以前,中国从韩国引进的电视节目总额领先日本,2014年,日本进口电视节目总额急遽上升,达到9.3亿元人民币,远超韩国的4.4亿元。

  2016年“限韩令”的出现让这场日韩娱乐竞赛有了更加明朗化的格局。各平台引进韩国电视剧、韩国综艺版权的热潮戛然而至。为了避免“限韩令”的波及,不少播出平台选择冷藏从韩国引进版权的综艺和电视剧,甚至剪掉涉及韩国艺人的镜头。从韩国热门综艺《Running Man》购得版权的热门栏目《奔跑吧!兄弟》,为了避嫌,最终改名为《奔跑吧!》。

  韩流退出中国市场为日本流行文化提供了新的空间,日本文化元素开始活跃。以往在中国电影院难觅踪迹的日本电影出现频率渐高,2013年和2014年,中国电影院里上映的日本电影均为0。2015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华票房突破5亿,2016年出现在中国银幕上的日本电影数量更是创纪录地达到11部。

  快速成长的中国视频网站同样对日本电视剧表现浓烈兴趣。在经历美剧下架风波、广电总局“先审后播”政策冲击、限韩令的轮番敲打,英美韩剧引进收紧的情况下,日剧成为视频网站攻略的新重点。

  靠编剧坂元裕二“金句”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产生极高话题性的《四重奏》,刚结束日本本地播放,就在芒果TV低调上线。芒果TV同时还购买了同时期的《东京白日梦女》版权,将两部冬季档日剧收揽麾下。最新《宠物情人》、《重版出来!》也分别被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拿下。

  日本影视文化IP正迎来最好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中国商人走进集英社、小学馆、讲谈社等漫画出版社,东野圭吾小说的影视改编权几乎被中国公司瓜分殆尽、老牌电视台富士与上海SMG尚世影业亲密合作,计划三年之内翻拍五部日剧。

  合作热潮之下,忧患日显,这次《深夜食堂》口碑雪崩式坍塌并非孤例,翻拍日剧、日影几乎清一色遭遇口碑危机,播放表现也不如人意。

  在豆瓣上,根据日本IP改编的影视作品评分集中在2~6分区间里。播出表现方面,口碑崩坏的《深夜食堂》双台联播,平均收视率0.5左右,与同档期的《白鹿原》(收视率1.208)、楚乔传(收视率1.193)差异较大。《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问题餐厅》视频点击量维持在一亿左右,与破百亿的国产大剧不在同一数量级上。

  文化隔膜、社会差异、中日团队交流障碍,共同造就了日本IP的本土化改编困境。“四不像”作品,一方面挑战了忠实日本文化受众的审美习惯,又无力招揽日本文化圈之外的受众。

  对资本的考验在于,目前市场上的失败案例是在为真正的日本IP爆款进行铺垫,还是一种文化的更大范围流行需要更长久的培育。但无论哪种方向,中国影视产业中的资本显然是非常没有耐心的,他们注定还会让大量日本IP出现在豆瓣低分榜上。



相关阅读:ag


ag|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ag

ag|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