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ag > 关于 >

官员开会抽“裸体烟”我猜我猜猜猜!

发布时间:2019-04-26 06:23

  儿时看小说《西游记》,对二郎神和孙悟空斗法备感兴趣。这两个,麻雀老鹰小鱼鹞子的,翻翻滚滚,变来变去,煞是好看。后来,孙悟空眼见不敌,滚下山崖,伏在那里又变,变了一座土地庙儿。二郎神赶到崖下,见旗竿立在后面,笑道:“是这猢狲了!他今又在那里哄我。我也曾见庙宇,更不曾见一个旗竿竖在后面的。”掣拳要打,孙悟空只得落荒而逃。

  任何事物的本性都具有规定性,无论如何变化,总有破绽可寻,纵使神通广大如孙悟空,也骗不了二郎神法眼。如今,又出现了香烟斗法的事。有些官员开会,香烟的摆放有了“新讲究”,那就是让香烟彻底“裸体”。

  自从周久耕被网民曝出“香烟门”而遭调查,牵扯出重大经济问题,灰溜溜地下台后,官员行事,比先前谨慎多了,抽高档烟也不再如先前张扬。据7月1日《新京报》报道,6月29日,网友“水蜜桃姐姐”在半岛网上发表题为《官员都变聪明了,现在开会全上裸体烟》的帖子。帖中发了两张照片,照片中显示的是某市官员开会,桌上一个盘子内放着数支香烟供享用。盘中的香烟,没有了豪华包装,整齐地摆放在盘子里。白色香烟“身体”上,没有任何标记,即使相机把镜头拉得再近,还是看不出这些烟是什么牌子。

  由豪华包装的天价烟到“裸体”的不知什么烟,确实叫网民犯迷糊,只好自我调侃: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然而,“我猜”的结果常常八九不离十,脱了马甲的乌龟依旧是乌龟。官员抽的香烟为什么要扒去包装?如果是凭薪水所能消费得起的普通香烟,根本就不怕曝光,毫无必要“裸体横陈”。由此看来,“裸体烟”本身,无形中就显示出“天价”的字样来。可以断言,帖子里照片上某市官员的会议烟,纵使不是天价,也是普通百姓消受不起的高空价。

  退一步说,如果“裸体”烟只是普通烟,可以大大方方地亮出包装啊,这样,增加了透明度,消除了网民的猜疑,有利于干群关系的和谐融洽,何乐而不为呢?

  设想一下,假使官员对自己的行事习惯躲猫猫,而让干群关系陷入无休止的猜疑之中,那么,危害的将是整个政治基础。

  事实上,会议烟本身就是一种腐败。香烟并不是会议的必需品,会议不提供香烟,绝不会影响会议的质量。把纳税人的钱花费在高档烟酒、豪华公车上,与节俭办公的原则悖行,也违背了为官的起码良心。(新华博客 谢浮名)

  我一直不认为“裸体”有什么错,也颇为反感一些人动辄拿道德说事。而且藉道德的高标来分析事体的内因多少有些苍白无力,也无法看出人们追寻真相的勇气。

  一般来说6月里毕业生是社会舆论的主体,尤以大学毕业生为根本。我们见过一些雷人雷事,西方社会文化价值理念的相对先行,故而“校园裸奔”这样的故事多半只会在那里发生,有“美国派”为证。国人理解不理解其实不重要,只要人家乐意你就没有说不好的理由,可是一贯的做法是当我们这边出现类似问题时,是需要批评一番的,或指责或谩骂或如何如何……要是有理有据也便算了,可是常见的现象是不讲道理地胡乱咒骂一通,这个我们见得太多。

  媒体近日报道复旦两名男生裸奔庆祝毕业,并附上赤条条的身子立此存照。图片中,两位男生头戴学士帽,一丝不挂,勾肩搭背,背对镜头,背身用英文写有“我爱复旦”的字样,样子极其潇洒,无怪网友“出言不逊”。舆论无非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再祭出“高校育人不济”的必杀技大肆批评一番,这政治上正确,但对解决问题基本上无效。

  需要质问的是,两名男生为何要在校园内裸奔拍照?为何要做出在中国人的传统看来十分之不堪入目的事情?又为何能特立独行地做一些事情?倘若从人性、法理上思量,裸奔乃个人自由,这样的举动怕没有什么过错,至少没有原罪,又因夜深人静之时,众人皆入睡,尔等公共场所裸奔似乎也不碍眼,更谈不上社会环境。再从大学校规上来看,没有哪一所大学明文载定学生不能裸奔,皆因校方根本不会想到有学生可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行径。但若言校方制定守则时渎职,则未免牵强,此规若流传到国际上岂不是贻笑大方了?

  大学要面子,可学生似乎不要,为什么?依我拙见,剖析学子“裸奔现象”至少应从他们内心的感受思索。我的猜测是,裸奔与学子身上储蓄已久的压力有关,具体说来是几方面的。一则,十几载逼迫式的学生生涯已经告一段落,通过某种阶段性的释放来纾缓内心的焦躁与不安,这还与现行的就业形势相关;二则,大学本是体现个性自由的地方,对名校这方面的要求会更高,因此“裸奔”是与之对应之举,况且,也有对高校这方面不满的因素存在,青年人的叛逆性是有的。当然还可以有其他的缘由,这视个人而定。

  我所担心的是基于毕业生对于社会诸多不公的愤懑而引发走入社会后的误入歧途,从这点上而言,“裸奔”伦理道德上的忧虑或许不及对于未来社会的恐慌,这也是“裸奔”不是孤立看待的原因所在。

  与此同时,另一件“奇闻”或可具有参照意义。媒体消息,有某市官员在开会时将香烟“裸置”,舆论分析是由于周久耕“香烟门”和29岁市长周森锋所抽之豪华烟被曝光引发的局促不安。相关评论称,这是网络监督的一个成功。我同意这样的看法,但需要指出的是官员抽什么烟只要不涉及公款私霍一般来讲是没有道理追究的,即公权与私权应当明确分开。这也不是否定网络之于反腐盛衰成败的重要意义,而是有些事情过犹不及,拿这次“裸体烟”事件来讲,个中是存在哗众取宠成分的,而且,丑闻之事不从源头上抓起,仅凭网络监督是远远不够的。

  可抛开网络监督的功效与价值不论,我们分析民众和官员相互博弈的心理变化,不难发现,即便是清正廉明的官员也时有畏惧网络,一方面固然与公权者自身不自信有关,二方面近年来诸如“人肉搜索”等强大网络力量的发展也令人胆寒——“华南虎假照”、“林嘉祥娈童”、“躲猫猫”、“习水嫖宿”……无不体现网民“势力”的强大,在清晰的社会生态下,一幅民众与腐败势力顽强斗争的画卷已然展开。

  其实,不论是复旦学子校园“裸奔”事件,还是地方官员香烟“裸置”问题,无不反映出两股势力从中的自由博弈,前者与社会“成才观”有关,后者与公权力如何施放密切。(大河网 张培)

  周森锋红了,就有网友曝光他抽的烟,差点又闹出“香烟门”。如果香烟“裸”了,没有牌子了,你还能认出是什么烟吗?近日有网友发帖爆料,在全国网友们的细致监督下,现在有些官员开会,香烟的摆放有了“新讲究”,那就是让香烟彻底“裸体”。

  29日,网友“水蜜桃姐姐”在半岛网上发表题为《官员都变聪明了,现在开会全上裸体烟》的帖子。帖中发了两张照片,照片中显示的是某市官员开会,桌上一个盘子内放着数支香烟供享用。盘中的香烟,没有了豪华包装,整齐地摆放在盘子里。白色香烟“身体”上,没有任何标记,即使相机把镜头拉得再近,还是看不出这些烟是什么牌子。图后,有网友自己加上的调侃:“你猜,你猜,你猜猜猜!俺吸的是什么烟?”

  2008年,因为一个《南京市江宁区房产管理局局长抽烟1500元/条》的帖子,爆出了周久耕的“香烟门”事件,周本人最终被查出其他问题而受处罚。无独有偶,上周,新上任的29岁年轻市长周森锋,在公开场合摆放高档香烟的照片遭网友曝光,一时间大家争相猜测周市长抽的烟价格几何,几乎又引发一场“天价烟”事件,使本来就备受关注的周市长惹来了更多争议。香烟,这个生活中的“小道具”,在网友们的火眼金睛下,成了对官员最直接的监督方式。

  香烟有了新“摆法”,网友们当然要“捧场”。“你以为脱了马甲我就认不出来了?我照样认得!”网友“无间道”建议:“最好把私家车的车外壳也扒了,只留个发动机就行了,这样我们就看不出究竟是奔驰还是宝马了。”

  网友“飞花逐月”分析得透彻:“人是趋利避害的高级动物,为官更是一门走钢丝的艺术,做人为官的智慧就是要及时吸取教训,亡羊补牢。自从南京出了个周久耕,在网民的强力搜索下,周局长被掀落下马。别的官员自然要自查自纠,不在同一个地方犯同样的错误,达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万一有一天拍照的人用超高清晰的相机照出了裸烟上的烟名,是不是烟厂要特制供应没有任何标识也没有烟名的真正裸烟?”

  另有网友讽刺道:“吸烟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做人,特别是领导。做事要大方,身正不怕影子斜。”此外,还有网友“不解”地问:“开会为什么要提供香烟?这样的陋习什么时候能改变?”(新快报 木易)



相关阅读:ag


ag|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ag

ag|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